《八角亭谜雾》:非正常家庭观念,难以尊重一个生命的价值

2021-10-25 17:17:03 | 影评人

如果把《八角亭谜雾》看作一部家庭推理剧,肯定会令喜欢推理观众的失望。

我期望《八角亭谜雾》讲述家庭论理问题是具有一般性,但剧情的结果不是这样的,这只是个案。

个案是没有一般意义的,因为我们很难从中吸取到一些经验教训,只是像一个路人一样,做一个看客而已。

我觉得《八角亭谜雾》不应该用“谜雾”二字,应该叫《八角亭凶案》更贴切一些。

这样更能表面化的叙述,我们更容易理解,八角亭到底发生了什么?

1、悬疑效果是做足十分了

第一集开幕时,锁定了八角亭这个地方,这是凶案现场,结论是“他杀”,然后抛出19年未破案,造成了玄梁非正常神经质的结果。

接着调戏玄念玫的朱胜辉出事。

成立4.17专案组。

妒忌生事的木格失踪。

田老师身上妖魔化的人生观。

周亚梅心事重重。

丁桡烈忍耐的表情隐藏住他对人际关系的厌倦。

昆剧团出现资金危机,原本以为是市场不好,实则丁桡烈和周亚梅的处世方式出了问题。

抑郁症、人格分裂症、恋物癖,折射一个非正常家庭观念,对尊重他人生命权的漠视。

这样,一个家庭悬疑剧就收官了。

《八角亭谜雾》里,没有谜雾,只有趋利避害。

当然这部剧也不是没有亮点。

就悬疑效果上来看,导演通过人物出场排序,可以达到一定的悬疑效果。

但是在故事情节之中,过渡想突出家庭背景对真相的影响,特别在处理玄珠这个人物时,这个人物从小就在失宠的环境之下成长,塑造一个自我励志的奋斗者之外,还有她对家庭的态度,不透明,隐藏着,都只是为了突出悬疑效果。给人一种玄珠也可能是知情人的错觉,原来只是导演设置一个悬疑点。

郝蕾是第一次饰演“透明人”的角色,反正我觉得挺尴尬的。

稍稍有一些推理能力会知道,在所有出场人物中,昆剧团是最大的疑点。而与昆剧团有利益关系,周亚梅,丁桡烈,朱文生,邱文静,编剧把朱文生和邱文静的戏份,都拿来做悬疑点。

从视频中确定了嫌疑人是一名女性,结果周亚梅也是一个悬疑点。

最大的悬疑点,丁桡烈有恋物癖。好像是剧情在反转,真相终于出来了,人们会拭问:“丁桡烈为什么是这样的人”,很无解。

恋物癖一般不会伤害人,丁桡烈成了个案,引导到他的家庭背景上去。

因此绕了一个圈,就成为了一部家庭悬疑剧在逻辑上的合理性。

在叙事上,先提供关键性线索,然后切断了,到最后就交待出原因,算是回应了一个疑问。

尽管悬疑点设置得不错,但是真实感在哪里?

2、《八角亭谜雾》到底想表达什么主题?

想必有不少人对原生家庭的问题是束手无策的。

俗话说,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,你不要指望《八角亭谜雾》,也不可能提供好的建议,本剧只能用一个合家欢的镜头来安慰人。

玄家所有人都反省了,都检讨了,最后只是为了安慰自己,让自己好过一些而已。

如果再来一次,玄梁还是会为了自己的下半身而忘记接玄珍,因为他的性格让他不得不这样做。

难道《八角亭谜雾》就是为了表达这些主题吗?

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,一个失宠至倒霉透顶了的孩子,最后改变了彼此人生的轨迹。

可见,说明了玄家是一个没有家教的小市民家庭。

曾几何时,书香门第的家庭都会有严格的家教,踩过红线的人,必须受到惩罚。

通常情况之下,一般人理解“家教”的含义就是装逼,在另人面前,不能这样做,应该这样做。

后来装逼太假,没有个性。个性时代到来,就更不需要家教了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在欲望面前,得到多少东西都是缺少的、都是无法满足的。

如果《八角亭谜雾》告诉我们,玄珍是这个原因造成了她的结局,那么我们只有一视同仁才能避免悲剧,但是要做到一视同仁,必备的条件又是什么,这部剧却没有解答。

本剧反而有另外一个隐喻的指向,就是周亚梅的选择,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?

周亚梅是谁?

一代昆剧名家之后,周亚梅的父亲是不是一个戏痴,本剧没有交待,但是作为名门之后,周亚梅应该非常了解规矩的。

我们看看《霸王别姬》里戏班,都会有自己一套规矩。

规矩最大的好处是告诉大家不能做什么,违反了就必受到惩罚。

但是,本剧都没有,而是只有这样一段镜头。

幼年的周亚梅发现了在窗外的丁桡烈,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推开了昆剧团的门,周亚梅迎了上去,顺手把丁桡烈拉了进来。

为丁桡烈倒了一杯水,还给丁桡烈送食物,狼吞虎咽丁桡烈,周亚梅脸上的微笑,勾画出一幅情人相遇的画面。

不要问这是出自周亚梅内心的善良,还是惺惺相惜的同理心,这样一拉门,就是两个人几十年朝夕相处的订情信物。

如果出自周亚梅的善良,多年之后,周亚梅得到这样的结果,是不是要告诉观众,善良能收获善心,却改变不了命运。

每个人没有办法选择出生于哪一个家庭,就注定自己后半生的命运了吗?

丁桡烈生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,他的那些姐姐受到什么样的待遇,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,是可以预想得到的。

丁桡烈也是一个被宠坏了孩子,至少在不穿女人衣服之前,丁桡烈过着被溺爱的生活。

这一点与玄珍如出一辙。

丁桡烈说,感叹这个世界会有两个人灵魂如此贴近。他的意思就是说,我们都是两个被宠坏的孩子。

玄珍怎么想,丁桡烈是知道了,但周亚梅不知道,周亚梅没有被宠坏的人生经历,以为玄珍企图想横刀夺爱。

在灵魂深处,丁桡烈没有办法向周亚梅解释。

后来玄珠解释了玄珍这类人的行为,除了唏嘘,再也不会剩下什么的了。

只能说丁桡烈生在一个非正常家庭观念里就是一个错误,家人对他的溺爱,并不是真的爱他,而他的存在能为这个家庭带来利益。恋物癖让丁桡烈失去了为家庭带来利益的价值。

作者:李今义,来源:铭立Plus(ID:MingLiPlus)

得正网DezSeo(铭立Plus)为你精彩呈现!本文到此结束——

院线电影